险遇一次坍塌,江西纳雍山体崩塌救援记

图片 1图片 2

新华社四川茂县6月27日电(记者 肖林、刘伟、吴晓颖)在四川茂县山体垮塌灾害搜救现场,生命探测仪、边坡雷达、无人机机载激光雷达等专业设备大量使用,武警救援队、矿山搜救队、民间专业搜救队等专业力量科学搜救,各方力量在统一指挥下协同、高效救援,我国救灾力量在灾难中不断提升科学化、专业化应对能力。

8月28日10时40分,地处乌蒙山区的毕节市纳雍县张家湾镇,垂直高达百米的山体突然崩塌,如潮水般的“石浪”向大树脚组扑来,数十条生命危在旦夕。

四川在线消息(记者 阮长安 摄影 郝飞)灾难总是来得突然。

专业装备科学搜救

灾情就是命令,武警官兵、公安干警、医护人员、公益组织……救援队伍从四面八方汇聚,在狭窄、曲折的乡间道路上飞驰,争分夺秒、驰援灾区,在碎石堆上挺起生命的脊梁。

6月24日凌晨5点45分左右,四川省阿坝州茂县叠溪镇新磨村,一个曾经美丽无比的、盛产李子和花椒的村庄,有62户人家在一瞬间被垮塌的山体吞没,总计118人失联。

在搜救现场,记者看到无论是武警救援队伍,还是民间专业搜救队伍,大都携带有生命探测仪和搜救犬。武警水电部队等搜救队伍,运用了二氧化碳检测仪、装有摄像头的蛇眼探测仪进行搜救,一旦发现信号异常,可进一步探查地下是否有生命迹象。

“一步跨到地里,一转身房子就没了”

抢险救援工作第一时间紧急展开。公安消防和武警官兵、干部和民兵、交通施工、矿山救援等3200多名救援力量,及医疗救护人员等相继进入现场展开救援工作。

26日上午,武警黄金部队地灾救援分队正在2号搜救区,通过无人机观测和收集救灾信息。“24日14时,我们抵达灾区,第一时间通过无人机绘制出了基本的数据图,今天进一步绘制全面正射影像图,对灾区环境做大范围的详细分析。”该分队无人机组机长严步青说,无人机的使用,改变了以往徒步勘查灾害点的搜救历史,在提高搜救效率的同时,保障了救援人员的安全。

“只听到山石垮塌和树被压断的声音,简直地动山摇,我从家门口一步跨到地里,一转身房子就没了。”回忆起垮塌场景,村民彭大军仍惊魂未定。

在刚刚过去的茂县叠溪“6.24”灾后第一夜,救援者们在干什么?

边坡雷达、机载激光雷达等地质灾害专业监控设备也投入了使用。据技术人员介绍,国家安监总局在现场投入的无人机机载激光雷达,和普通无人机只能拍摄影像不同,这种专业设备可在空中快速获取地形地貌、堆积层深度,以计算塌方量,分析地灾原因,协助确定重点搜救区域等。

作为这起山体崩塌的幸存者,彭大军万万没想到距离山体较远的家也会被如潮水般涌来的“石浪”击垮。而他的妻子焦怀书只因慢了一步而不幸遇难,被发现时半只脚已跨出房门。

新磨村幸存的村民们遭遇了什么?

26日,中国安科院高级工程师杨晓琳使用边坡雷达,对塌方体表面位移情况进行实时监测,即使巨大的山体表面每小时只出现毫米级的形变,也可精确监测到,以综合研判风险,保障救援的安全。

从眼见房子瞬间被埋到山体垮塌逐渐稳定,彭大军和大多数村民都经历了惊悚的几十分钟。“我正准备煮饭,就听到房子背后响声震天,泥巴满天飞,树木一排排倒,人都被吓懵了。”49岁的村民张发群说,山石只有10多米就冲到自家房子了。

请看坚守在一线的四川在线记者的报道——

四川路桥的一位现场救援人员说,专业设备对救援的帮助很大。以前的救援,需要队员冒险进入受灾点进行情况摸排,通过专业设备可以在第一时间掌握现场情况,有利于科学制定救援方案。武警黄金部队地灾救援分队的搜救队员认为,科学仪器和专业装备的使用,大大提升了搜救的效率。

一大早送孩子去学校报名的村民周光飞告诉记者,尽管三个孩子都安全,但其中最小的孩子也是死里逃生。她一大早出门就把孩子交给了住在山脚的婆婆看着,垮塌时祖孙俩拼命往外逃才幸免于难,但房子和几十头猪全没了。

挑灯搜救:犬的狂吠,险遇二次崩塌,挖了一条15米斜长型深坑,可惜……

专业队伍高效救援

“动员一切力量抢险救灾”

发现生命迹象

灾难发生后,各方力量迅速向灾区集结。四川武警消防、德阳地震救援队、成都飞豹救援队迅速集结出动,军队用直升机将医疗队紧急送往现场……

接报灾情后,贵州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迅速率工作组赶到现场指挥救援,成立由省、市、县等共同组成的抢险救援指挥部,迅速调动专业力量和装备开展抢险救援,要求以最大的决心、最大的力度、争分夺秒、千方百计抢救被困群众。

“这里有生命迹象。”19时40分,武警阿坝支队现场搜救负责人田勇的对讲机响了。

川煤集团芙蓉矿山救护队、乐山矿山救护队等15支矿山救护队186人,从24日15时许,开始陆续抵达现场。芙蓉公司救护大队总工程师陈益能说,这些专业队伍有丰富的搜救经验。携带三维激光扫描仪等专业设备参与救援的武警黄金部队,曾多次参加抗震救灾等应急救援行动,且常年在川执行地质勘查任务。

目前,现场共有武警、消防、公安、民兵预备役等2000余人参与抢险救援,医护人员、电力通信、油料供给等其他各类救援人员600余人,已投入大型机械34台、其他各类救援车辆100余辆、生命探测仪20台、无人机8架、搜救犬7条。

在新磨村垮塌现场,距离河沟仅有20米的地方,几名搜救队员在搜索一片石头区域时,声波探测仪显示地下有强烈回声。

至24日18时许,武警官兵、交通施工、矿山救援等1000多名救援力量,以及153辆机具车辆,已陆续抵达现场全力开展救援工作。

“救人第一、安全施救”,现场指挥部迅速制定救援方案,科学、有序组织搜救。武警贵州省总队副司令员王忠说,运用无人机、生命探测仪等先进设备和大数据技术,对现场进行管控、分析、定位,提高搜救工作的时效性、科学性。组织专家对崩塌山体进行科学研判,设立24小时观测点,确保抢险救援工作安全有序进行。

“马上调红外线探测仪,再探。”田勇一边往定位地点赶,一边下达指令。

灾害造成2.5千米供电线路损毁,国网四川电力公司第一批50人的救援队伍,携10台工程车、1辆400千瓦大型发电车、3台发电机、20套应急照明装置,于24日12时抵达现场。四川移动投入现场抢险人员70余人、应急通信车3辆、卫星电话9部、光缆260公里。四川路桥、四川交投等单位25日就在塌方区,抢通一条2公里多的救援道路,并不断拓宽到8至10米,机械设备、人员、物资实现快速安全进入。

在灾害现场,除了冲锋在一线的武警战士等,也有来自纳雍县的民间爱心志愿服务团体参与救灾后勤保障。李涛是纳雍县风雷公益的创建者,记者见到他时,他和30多名队员已连续奋战了近24小时。连夜搬运救灾物资的他看起来很疲惫,但当有需要的时候,他仍像“打鸡血”一样忙前忙后给工作人员送水、送吃的。

“红外线探测,有人形成像。”在场的十多名搜救人员情绪明显高涨:“红外线是热成像,呈现明显人形,这说明下面可能有生存迹象。”

“我们之前在山区救援时,因为通信不畅,出现过重复无效搜救。通信、电力、物资、道路通行保障,使现场搜救的有效性大大提高。”民间救援机构永安救援队队长严煜东说。

不断增加救援力量和设备,争分夺秒,千方百计进行科学救援。乡村道路沿线,交警日夜值守疏通,确保生命救援通道畅通无阻。抢救出来的伤员,第一时间送往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贵州省人民医院等救治。

图片 36月25日,大型机械在垮塌现场作业。 中新社记者 刘忠俊 摄

据抢险救灾前线指挥部介绍,第一时间的第一任务是救人,针对道路通行能力有限、搜救现场作业面狭窄等情况,指挥部合理组织各方力量,科学有序地开展搜救、防范次生灾害。

“30个小时过去了,还是一分钟也睡不着”,崩塌发生时,普洒村支书李伟家的4个亲人被埋在了石堆下,得知消息从镇政府匆忙赶来,顾不上悲痛,他就投入到抢险救援工作中。一刻也不停地和其他干部挨家挨户地核实被埋群众的身份信息、居住情况,确保不漏一户,对死亡、失联和受伤人员家属走访安抚。

搜救犬的狂吠

“这次救援更加科学有序,我们迅速获知重点搜救区域,并率先在这些区域搜救。”武警水电部队的搜救队员李君玉说,沿途的交通管制也非常有效,避免了救援队伍和车辆大量无序涌入,堵塞救援道路。“这次我们进行了有效分工,按照指挥部的要求,分批参与救灾、分批撤离,在贡献力量的同时也提高了救援效率。”成都青年应急搜救队主任鄢卫东说,以往民间救援力量在灾难救援中,往往缺少统筹配合。

“救援再困难,也要千方百计救人”

几分钟后,一只搜救犬被成都消防搜救队员带到这里。它嗅了一圈,抬头冲着训练员狂吠。“重嗅反应,应该是发现疑似生存信号。”训练员在一旁解释。

科学预防带来希望

塌方体覆盖了五六千平方米区域,且巨石遍地、滚石不断、雷雨频繁,给救援工作带来很大难度。现场指挥部明确,“视人民群众生命安全为救援的最高要求”,各方救援力量快速到位,精心制定施救方案。

20时15分,三条线索汇总在一起。“发现疑似生命迹象,位置在崩塌现场正下方小河边20米。”现场搜救指挥员立即将这一情况汇报给现场指挥部,同时调集人员、挖掘机到场。

目前,大规模的救援,尚未从塌方体堆积层下搜救出生还者。参与搜救的地质专家介绍,山体高位垮塌被掩埋的人员,生还概率非常小,为避免塌方体进一步垮塌引发次生灾害,搜救中也不能大面积深度挖掘。

“再大的困难,也要争分夺秒、千方百计,尽一切努力。”武警水电部队三支队政委李祥星说,针对现场情况,制定了“网格分区、分层搜寻;定位掏挖、由点拓面”的抢险战法,先用生命探测仪全方位探测生命信号,再由破碎锤破碎巨石,挖掘机进行作业面清理。同时,为每个工作面配备了专职安全员,确保抢险官兵安全。

记者在现场看到,这里是一条稍浅的沟,位于村庄的位置上,已被大石头和浮土覆盖。

记者25日在救援现场,3次看到生命探测装置发现异常信号。9时许在河边地下3.9米处出现信号异常,但搜救犬无反应,消防官兵多次剥离土石,用2条搜救犬和生命探测仪反复甄别,最终确认没有生命迹象;武警四川总队救援队伍发现异常信号后,挖掘至5米深,最终异常信号却消失了;在4号搜救区,四川消防发现异常信号后,在信号点旁用挖掘机开辟出一个3米深的地下作业平面,然后用铁锹等工具从侧面剥离土石,以免造成可能的生存空间坍塌,直至发现木头房梁和塑钢窗,但最终仍未出现生命奇迹。

受领任务后,武警交通部队从昆明、绵阳、彝良、成都等地兵分多路星夜兼程赶赴灾区。他们充分发挥专业优势,采取“救人为先,掘道开进,划分区域,逐层清理,翻兜见底”的战法,精准作业、合力攻坚,昼夜开展人员搜救和塌方体清理工作。

险遇二次崩塌

一位救援人员说,异常信号并不能完全等同于生命迹象。此外,塌方体堆积层最厚处达二三十米,发现异常信号的位置均在地下数米处,也不排除缺氧等原因,幸存者的生命体征不断减弱,直至遇难。

武警水电部队全力挺进核心区开展救援,在黄金72小时内争分夺秒搜救失联人员。尽管现场环境异常复杂,但是一线官兵充分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在核心区开展搜救任务,加紧清理作业面,为后续救援取得宝贵时间。

救援力量刚聚集完毕,上方崩塌山顶再次传来轰隆隆的响声,记者抬头一看,一道白烟从山顶向下滚滚而来,地面似乎都在颤抖。

茂县有900多处地质灾害隐患点,茂县县城就坐落在古滑坡体上,叠溪镇在1933年曾发生过7.5级强烈地震,叠溪中心部分在剧震后几乎笔直陷落。茂县一位干部说,茂县地处高原,河谷地带物产较为丰富,很多群众世居于此,但两山夹一沟的地形也往往形成地质灾害。

党员冲锋在前、决战搜救一线,毕节消防支队特勤中队副中队长、党员先锋队队长周家立利用便携式搜救工具,经过5小时挖刨,搜寻到3名失联人员。为了最大限度保护遇难者遗体,他用手刨的方法,把埋在碎石和泥土中的人员顺利抬出。手指被划破了,因为持续用力小腿深深陷入泥土中,可他却毫无察觉,带领战士们又投入到搜救中。

“所有人员,迅速撤离。”现场几台扩音器同时传来指令,刚集合的救援人员迅速往几百米外的安全地点转移。好在二次崩塌滑下的石头和泥土不多,在半山腰,这道白烟缓缓停住了,仅有一些小石头滚落到刚修通的便道上。

据统计,全国有上百万处地质灾害点和隐患点,其中重特大地质灾害点3.4万余处,地质灾害中滑坡的占比超过70%。“大型滑坡预防难、危害大。”成都理工大学地质灾害防治与地质环境保护国家重点实验室常务副主任许强说,可喜的是,国家973计划项目“大型隐蔽性滑坡致灾因子识别、前兆信息获取与预警方法研究”,经过8所高校和科研院所的联合研究团队10多年的研究,已取得阶段性成果。

灾情就是命令,800余名公安干警立即赶赴现场,维护治安秩序,核查失联人员。民兵预备役分队一面协助稳定救援秩序,一面走村入户排查险情,帮助转移受灾群众和物资。

现场一片静寂

许强说,研究成果已在四川省丹巴县和甘肃省永靖县黑方台等地的滑坡预警实践中得到应用。今年5月13日,黑方台北侧陈家沟发生了一起2000立方米的黄土滑坡,实现提前一周对滑坡发出黄色预警,系统提前39分钟自动发出红色预警,及时疏散了附近耕作和放牧人员,未造成人员伤亡。

据了解,此次山体崩塌造成纳雍县张家湾镇普洒村多个村民组受灾,截至29日17时30分,救援现场已搜救出25人,其中17人死亡、8人受伤,仍有18人失联。

20时25分,救援开始。

挖掘机咆哮着,在热成像仪和生命探测仪的指挥下,灵巧地伸出钢爪,将地上的石头和浮土搬到另外一边。每挖几分钟,搜救人员就跳进坑中排查一番。

现场的坑已经挖到3米多深,气氛越来越凝重。20时58分,为方便探测仪工作,现场指挥叫停了所有机械停工。现场一片静寂。

热成像探测仪和声波探测仪进一步确认,信号源在挖掘机工作面下方,操作员再次现场确认“信号强烈,下面可能有两个人”。

人群再次暗暗躁动,大家都在祈祷,这里能出现生命奇迹。

十来把电筒和应急灯打开

天色已暗,挖掘机灯光不够,十来把电筒和应急灯陆续打开,照亮搜救作业面。

探测仪显示的信号越来越弱,现场救援人员的脸色越来越凝重。

只要有一丝机会,就不能放弃。

挖了一条15米斜长型深坑,奇迹没出现

经过2个多小时的搜救和挖掘,现场挖了一条15米左右的斜长型深坑。两名搜救人员跳下坑,经过探测,热成像探测仪和生命探测仪确认,信号源没有反应。奇迹没能出现。

21点40左右,这里的搜救结束。

抬头望去,坍塌后的堆积物,静静地立在山边。发电机轰鸣,这一片区域,已被应急电源照得通亮,各路救援力量分区域仍在搜救。

河边,三辆挖掘机在先后推进,通往松坪沟的救援便道,连夜打通。

本文由亚洲城88娱乐发布于亚洲城,转载请注明出处:险遇一次坍塌,江西纳雍山体崩塌救援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